使命召唤ol官网手机版:煉句功深如煮海 心似閑云在太虛 何紹基的對聯

2019-05-22 09:36
來源: 作者:曹鵬字號T|T轉發打印

使命召唤olpve刷永久 www.qhxbc.icu

■ 何紹基(1799年—1873年),字子貞,號東洲,別號東洲居士,晚號蝯叟,湖南道州(今道縣)人,晚清詩人、畫家、書法家。著有《惜道味齋經說》《東洲草堂詩·文鈔》《說文段注駁正》等。













何紹基對聯


  何紹基是清代最有影響的書法家之一,他一生創作了大量的對聯。他堅持數十年臨池作書,寫字非常勤奮,日記里幾乎隔一兩天就出現“寫大字”“寫大字多”的內容,只有他妻子病逝后,有三十七天未動筆寫字。估算一下,何紹基一生創作對聯的數量是個驚人的數字。據其日記所載,道光二十四年(1844年)四月十一日“寫對聯將百副?!貝穩沼幀靶創笞侄粵呤喔??!貝文曄魯跗摺白硨笮炊宰又漣聳喔薄?。咸豐二年(1852年)“寫大字至暮,連夜得對子有一百零七副?!閉庋墓ぷ髁?,可能從有對聯書法以來無人可及。

  何紹基寫于1847年至1848年的《種竹日記》,沒有如此高產的記載,只1847年中秋“出至崇效寺過義園,歸寫對聯廿付?!幣惶趺魅繁昝髁碩粵醋魘?。此外臘月二十六日、二十七日及二十九日都在“寫年對”,也即春聯,連續三天趕工,可見所寫對聯數量之多,可能每天也不下百八十副。年對是應時應景作品,有現成詞句,寫成張貼于大門上,難以保存下來。

  何紹基書法名氣大,求字索書者多,他的對聯作品主要用于應酬,道光二十八年八月十九日日記“寫信并長沙送人各扇對”,說明他雖久居京城,還是會贈送故鄉親友扇面與對聯。

  何紹基與同鄉晚輩曾國藩交情甚篤。曾國藩道光二十二年(1842年)的日記中寫道:“子貞現臨隸書字,每日臨七八頁,今年已千頁矣。近又考訂《漢書》之訛,每日手不釋卷。蓋子貞之學長于五事:一曰《禮儀》精;二曰《漢書》熟;三曰《說文》精;四曰各體詩好;五曰字好。此五子者,渠意皆欲有所傳于后。以余觀之,此三子者余不甚精,不知深淺究竟如何。若字,則必傳千古無疑矣?!痹罄淳由?,位極人臣,他對何紹基書法的高度評價與全力推崇,有力地提升了何紹基的聲望。

  近來書法界盛贊何紹基在書法臨摹上花費大量功夫,于漢碑動輒臨以百通,坊間出版有何紹基臨《張遷碑》等多種名跡。不過,只看到何紹基確實在書法上勤奮刻苦,融會貫通真草行隸篆各體的一面,不注意到他還有志在傳世的其他四項所長之事,即《禮儀》《漢書》《說文》與詩歌,就無從正確認識其藝術成就。

  翁同龢對于何紹基的書法也推崇備至。他的日記不止一處記錄了觀賞何紹基的墨跡。同治元年(1862年)十月,翁同龢從琉璃廠借得有何紹基題字的《楊忠烈公三札卷》,在日記中完整記錄了何紹基長達六七百字的跋語,在其日記里也是少有的例外。

  何紹基楷書與行書上承顏真卿,下啟李瑞清、曾熙、譚延闿,成為晚清至民國時期書壇影響最大的一家,齊白石說:“我起初寫字,學的館閣體,到了韶塘胡家讀書以后,看到了沁園、少蕃兩位老師,寫的都是道光間我們湖南道州何紹基一體的字,我也跟著他們學了?!保ā棟資先俗允觥罰?/p>

  何紹基當京官的年頭多,后來外派在四川學政任上只兩年就因“屢陳時務”“肆意妄言”,被免職,四川是何紹基仕途的終結地,他與四川官場的關系并不好,川人對何紹基多有微辭。

  陶亮生《蜀中聯語偶談》記錄了何紹基的佚聞:“湖南道州何紹基,字子貞,貴公子也。生長首都,滿口京話,喜與周荇農暢論。王壬秋嘲訕以詩云:‘何八矮子見周二郎,二人相對講京腔;京腔那有鄉音好,并且京腔不內行?!蓖躒汕錛賜蹕驍?,為人尖刻,喜歡笑謔,我沒查其詩集,想來不會收錄此詩。何紹基八歲由湖南進京,長年在北京生活,想來肯定是打京腔的,不過,可能帶有家鄉口音。唐代賀知章有詩句:“少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未改鬢毛衰?!彼得鞴湃慫涑つ暝諭獾鼗蚴錐伎途?,口音還是家鄉話。

  《蜀中聯語偶談》又云:“何之《東洲草堂集》知之者卻不多了。所存聯語,與四川有關系的,都該抄出。惜手邊無書,除成都草堂短聯(錦水春風公占卻,草堂人日我歸來。)外,我只記得烏尤東坡讀書臺一聯,稍長,其上云:‘江上此臺高,問坡潁而還,千古讀書人幾個;’下云:‘蜀中游跡遍,看岷峨并秀,扁舟載酒我重來’(東坡、潁濱,乃蘇軾、蘇轍的別號)。兩聯皆有‘我’字,此公自負可知?!保ā陡炊〗嗦肌返?62頁 黃山書社2010年版)書中還記載了劍閣李申夫“得罪不少京城內的湖南大佬”被何紹基“偵得陳翠華(川劇名旦)在湖南藩臺衙門出入,便勾結御史,劾先生挾優。由是革職。直道而行的君子,得此下??!”(同上書第382頁)陶老先生作為川人,感情上自然偏向川人,李榕李申夫即使是多有建樹的能吏,招戲子入衙門,在當年是犯忌的過錯,何紹基參劾并不是誣陷,聯手御史何談“勾結”?不過,雖然陶亮生筆下對何紹基的自負一再不以為然,但還是認為其詩文集中與四川有關的對聯都該抄出,說明對何紹基的文才是首肯的。

  何紹基創作的對聯數量多,可是他生逢亂世,在他去世后的一個世紀里,兵連禍結,文物字畫經歷了空前絕后的劫難,毀壞殆盡,即便如此,仍然有可觀的何紹基對聯墨跡傳世,各地博物館也都多多少少有所收藏,以其故鄉湖南省博物館藏品最為豐富。

  湖南省博物館藏有何紹基楷書集杜甫句:“安得仙人九節杖 壯哉昆侖方丈圖”七言聯,上聯出自《望岳》三首之二:

  西岳崚嶒竦處尊,諸峰羅立如兒孫。

  安得仙人九節杖,拄到玉女洗頭盆。

  車箱入谷無歸路,箭栝通天有一門。

  稍待西風涼冷后,高尋白帝問真源。

  下聯出自《戲題畫山水圖歌》,前幾句為:

  十日畫一水,五日畫一石。

  能事不受相促迫,王宰始肯留真跡。

  壯哉昆侖方壺圖,掛君高堂之素壁。

  杜詩原為“方壺”改為“方丈”,可能是出于對仗考慮,也可能是憑記憶書寫造成的筆誤。上款為當時的岳麓書院山長歐陽坦齋,是七十大壽的壽禮。歐陽坦齋出任岳麓書院山長連續掌教27年,弟子門生有曾國藩、左宗棠、胡林翼、郭嵩燾等。作品厚重寬博,深得顏體三昧,是何紹基早期力作。

  何紹基寫字喜歡用生宣紙,長鋒羊毫蘸以飽墨,追求線條生澀而不是光潔平滑,追求氣息古拙而不是秀媚漂亮。前些年所謂流行書風所謂丑書,追根溯源,受何紹基啟發很大。

  湖南省博物館藏有何紹基一副行草對聯,文曰:

  煉句功深如煮海 心似閑云在太虛

  從字面理解,應當是贈詩友的,其實也不無夫子自道的意思,雖然本是就寫詩而言,不過,同樣適用于其對聯的撰句與書寫。

  2019年5月15日北京閑閑堂

相關新聞

網友評論

0條評論(查看)
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
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

圖說天下